众投客

       愿我与母亲的爱永远延续,愿童年的美好时光永远常在。月缺霜浓,鹫峰子落,晚色如水若幻梦,恋影桂花斗清妍。远望也难得不见高楼钢筋,倒是少了份商业气,保住了市巷旧貌,更大限度地留住了民情风貌。月亮底下,你听,啦啦的响了,猹在咬瓜了。月光皎皎,难谙人间悲欢离合;婉约深处,一曲笙箫横陈心事。远方,是日月浮沉的那一端,是小溪流向的那一点,是脚下路的那一头。愿我们的二十几岁都真真实实地,过足了十年。月半节里,出嫁的姑娘们要穿上最好的衣服,携带夫君和子女高高兴兴地回到娘家,与亲人们团聚,吃几天母亲亲手做的饭菜,同亲人们叙说分别后的情况,讲讲收成,一起烧香纸,祭祖宗,迎亡人,沉浸在融融的温馨之中。远处的山脉,近处的湖水,在月光下呈现出一种圣洁的美;芦苇、荷叶也隐去了鲜艳,隐约成一派质朴的淡墨色。远处是瑟瑟林立的青纱帐,红高粱、玉米地、芝麻稞、西瓜地……那是真正的田园,无须半点修饰设计。

       月光本是纯洁的,透过树,便附在影上,变得单纯!愿全世界的人与人之间都充满和谐友好,充满快乐幸福!远处,隔着愁眠江水端依稀闪烁的阑珊灯火,凝眸,飘忽不定了模糊的景象,轻舞于指尖的微凉,和着抽丝结茧的疼痛。月如钟,方其圆时,即其缺时;情如花,一朝一夕,不生不灭。月光树梢下,一个人的踌躇,左右徘徊。月饼不大,和市面上卖的圆圆的小镜子一般,直径约厘米,厚约米。月光下,我在校园塑胶跑道上狂跑了,乘以那可是米啊。远望去,老哥俩在石板路旁对面坐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旁边的狗儿和盆里的吊兰叶一样的温顺,一样的安静。远眺,梯田整齐如登天云梯,田梗蜿蜒曲折,高大连绵的山峦已不再是风景,仿佛翠绿的青山和纯净的蓝天也只是它的陪衬,梯田才是最亮丽的风景。月光下,人们品尝着节日的美食,谈论收获的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愿我们在这一路行走时,会回头看看他们辛苦的身影,看看他们脸颊上挂着的汗珠,感受他们的付出。缘来相惜,缘去随风,平淡的日子有你陪我走过,风风雨雨有你和我一起风雨兼程,无论欢笑或是别离,我把你收纳在我的诗里、字里,当我想起你,当你念起我,满满的情谊都写在字里行间里。约瑟属于大卫家族,所以他不得不带上玛利亚从拿撒勒赶往伯利恒。缘去缘散,愈走愈远,风霜催人老,岁月惹人愁。院子里早已经搭起了棚子,人声鼎沸,喇叭里唱着喜庆的歌。远处的接口却异常整齐,好像凿穿的阙口;难怪古人管它叫伊阙,后人又管它叫龙门了。远远望去,田野像金色的海洋,有时还能看见农民伯伯割稻子和运稻子的景象。月光皎皎,难谙人间悲欢离合;婉约深处,一曲笙箫横陈心事。远远在望的青山看不见了,我们的车子已经走到山腰上,一盘又一盘地在步步升高。月亮红再长粗长老就变成香花刺藤了,蔑匠会砍下来放在火上炙成圆形做竹箩的边筐。

       院子里,琵琶、木瓜还有不知名却一样美丽的树,衬着悠闲的沙发、长椅还有白色的圆桌,静静地等待着疲惫的旅人,员工们手绘的各类温暖感人的提示语,让眼前人如置身于温暖的小家,让身边的每个人看起来,都那么可爱——虽然,每个人都是一段故事……第三天,我住在一个人的旅馆,这是一个家庭旅馆,店主人是位和善的老人。远望可见长乐、太平村庄星罗棋布,南山湖面清澈如镜,群山高低错落,浑然如黛。愿天下有情人,天天是七夕,岁岁共婵娟!月亮悄悄扒开夜的帷幔展露出一张皓洁澄亮的圆脸。院内植物多为松柏、梧桐,以及四时花卉。院子里的两棵枣树最早,是土地改革分得房子以后,母亲首次在自家的院子里种的果树。院中的的梨花开了,雪白色的,如天宫的仙花,飘进我的孤独的梦;发粉红的桃花也开了,如春的折扇,煽打着嗡嗡的追求者——蜜蜂,带翅的蜜蜂确实显得殷勤了。远晴想宁愿失去黎阳也不要失去夏天,夏天有时是她的朋友,有时是她的姐姐,有时还是她的妈妈。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需要我们,作为它的感受者、体验者,赋予它新的力量,开拓在历史中属于我们的天地,使它仍能以无限的蓬勃力量,令无数后人赞叹,这是先人留下的伟大史诗赞歌!远远的,面对您的雕像,我以九十度的尊敬,鞠了三个躬。